内页顶部图[2017-05-31 23:49:12]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没有良心道德
来源: 华人广播电视  日期:2020-05-09 16:04:34  点击:9158  属于:科发大讲堂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没有良心道德
doldentate1
那年上大学后回家探亲,特意去看望一位童年的伙伴,她是一个漂亮富有艺术才华的女孩。
回想起来,她也许就是在一个错误的时间出生在一个错误的地方。在她身上,很难看到农村生活的痕迹。修长的身材,白皙的皮肤,披肩长发自然卷曲,文艺队的女高音报幕员。
见面谈起以前的往事,彼此非常的开心。只是无意中问到她有没有结婚时,她突然沉默了。注意到她微微隆起的腹部,意识到了什么,场面有一点点尴尬。
后来我知道,高中毕业她报考了艺术学校,没有被录取。为了离开农村,嫁给了一个有残疾的县官员的儿子。
作为条件,婆家给她办理了城镇户口,在县招待所食堂做一名帮厨。
临别之时,我打开背包想送给她一些礼物。她只要了一袋糖果。她说,你还记得我就已经足够了。我知道,任何安慰此刻都很虚伪和无力。那一句话有多少内心的悲酸与无奈。
生长在中国的农村,未尝开始识字你就能够体会到什么是双重标准了,不用任何人教你。
曾经有一次,有人跟我说,中国是世界上最平等自由的国家。我忽然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难道我们是生活在一个平行空间,看到的经历的完全不同?
我问道,你生活的那个中国有没有户口制度?对方没有回答。
曾经,十亿人民中的八亿,连一个统计数字都不是。工农是国家的主人,可是这些主人不能离开开农村进城,没有医疗设施,没有退休保险,而每年要保障其他人的吃饭和生活。
中国每年公布的人均收入数据是这样描述的:”中国城镇人口人均收入增长了。。。“。农民不是人?他们有没有收入不需要关心?那时候,一个农民如果没有当地政府批文擅自进城,会被当作流窜人员关押。
”流窜犯“这个罪名的正式消失,是因为当年有一名大学生晚上外出,被当作流窜人员被关押后活活打死,引发了学生抗议活动。 学生很有正义感,是不是?如果被打死的真的是农民,会有人为他们去游行抗议吗?
前几天,写了一篇涉及言论自由的短文,引发了不少人来洗地。有人怪罪我不给他们讨论的言论自由。其实,我倒真的不是觉得自己文章写得如何好,更不想说服谁。只是,我没有那么虚伪,也不齿于某些人的无耻。
有人这样回复我:你这里有两个误区,第一就是如果你是在公共场所发帖,你没有权利要求他人撤销你不喜欢的帖子,这是关于宪法权利的基本常识问题。你可以block对方,假如你被给予这种权利,所谓拉黑。尽管这种权利一般都会给你,但这不是没有代价。你把人家拉黑与人家自己撤贴的区别在于后者客观上承认同意你的观点,是屈从。而前者会给其他读者评价你的品行产生负面影响。第二是关于双重标准问题,就是共同环境下采取的标准应该是一样的。言论自由这概念,如果都是在西方社会环境下谈论,就不应该有不同标准,比如集权环境下没有言论自由是人们知道的,因此也就不要要求太高。但如果是YouTube这种西方环境下的公共平台,就应该以西方的标准看待言论自由问题,就是标准应该是一样的。YouTube黄标问题在香港闹事时被捅了出来,任何支持港府的频道都有被打黄标的可能,迫使其无法从广告获益而无法维持,而另一方却没有这种情况,曾经引起网上争议。当时一个解释是YouTube中文部是在台湾管理,因此亲大陆的频道就被惩罚。显然这种行为也许符合集权社会的标准,但不符合民主社会的标准。问题是YouTube不是集权社会的平台。
我们先不说关于YouTube打压中文媒体是否是客观事实。就说这个”双重标准“问题。作者以违反公平说事,自然应该是反对使用双重标准。可是,你先把国家分为民主和专制国家,用不同标准要求他们对待言论自由问题,这本身不是双重标准?专制国家的平民在你眼中是贱民,不配拥有言论自由,还是被不公平的剥夺了这个权力?其实,这就是某些人的的流氓逻辑:因为我是流氓,我就可以不要脸,可以耍流氓;你不是流氓,你谴责我的流氓行为就没有理由。我就对这些人无法容忍,因为这不是一个学术观点不同引起的争论,这是赤裸裸没有道德底线,为了跪舔连脸都不要了。
这就是中国的知识分子。毫不掩饰地说,我就是鄙视。 读书的目的,就是明白事理,教化大众,所谓修身齐家安天下。只不过,在漫长的历史中,读书是当官发财的敲门砖,所谓学而优则仕。所以,我们号称文明古国礼仪之邦,却重权术轻道德,诞生不了民生民主这样的普世思想,也进化不出现代科学实事求是和批判性思维的精神。中国的文化浸透了封建等级观念,而知识分子最大的作用就是维护这个封建等级制度并从中获得自身最大利益。中国知识分子的无良世所罕见。
说到文革,很多人都归罪于个人独裁,其实这是一场全民灾难,是全体中国人民道德沦丧的体现,而知识分子既是这场灾难的受害者,又是最大的帮凶。记得胡风反党集团?看看当时那些你心目中所谓有骨气的中国知识分子是如何昧着良心揭发批判,要求在思想和肉体上消灭所谓反党势力的。只有到了他们自己也被迫害的那天,才知道这是反人类的。
我工作的科室,曾经是实力雄厚的研究团队,但是六名老研究员有三人死于文革。跟我一起工作的老先生,根正苗红没有任何历史污点,只是刚正不认错,当年被头朝下从六楼倒拖着到一楼。有人说,你不是嘴硬吗,挖大粪给他灌下去。这些都是受过教育并在一起工作多年的熟人。这些人这些事,仅仅因为有了毛?
曾经,中国反思文革历史,有过一段时间创作了很多伤痕文学。很多人也都相信,经过那一场浩劫,中国人清醒了,文革的悲剧不会再重演。其实,你翻开所有的传记小说笔记电影故事,你会发现一个值得怀疑的问题:所有的人都在控诉自己遭受的不公平待遇,但却没有一个人反思过自己在这场运动中扮演了什么不光彩的角色。
我很想问,当你们被打倒下放农村,当你们痛恨上山下乡给你们带来的伤害的时候,可曾有人身同感受地想过,你们周围的那些普通农民,他们过的是什么日子?你们的苦日子到头了,可以回城了,可曾有人想到自己为那些困难时期帮助过你们的农民呼吁,关注他们的生活,取消这该死的户口制度? 只有自己受到伤害才觉得有所不公,而从没想到建立一个公正的社会制度保障所有的公民权利,这是自私还是愚昧?
在网上,经常看到有人在争论大饥荒饿死了多少人。可是,更应该问的问题不是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悲剧?难道不应该想想饿死的是什么人?是的,你们也很困难,有人得了浮肿,一个月只有半斤油。可是,饿死的几千万也好几百万也好,都是种粮的农民啊,这些农民头顶列日冒着风雨,辛辛苦苦耕作一年,收获的粮食被你们霸占,只能看着自己的亲人孩子活活饿死?如果我们的政府官员都生活在农村,会有这种不公平的制度吗?如果我们的知识分子都接受跟农民一样的待遇,会一直对此沉默?!
文革结束了,落实政策,被打倒的干部平反了,被流放的知识青年回城了,留在那里的只有农民。而我们的知识分子又开始歌功颂德了,感谢英明领袖,感谢伟大的党,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没有人感谢过真正养育了他们,让他们可以活下来的中国农民。只因为,他们是农民,本来就不该有权力,而知识分子是国家精英,应该重视,应该保护。所以,中国的知识分子没有良心是因为自己是既得利益者,没有道德底线是为了祈求主子开恩自己多分一杯羹。来这里洗地的人又是为了什么? 
双轨制,无论你如何美化和辩解,就是牺牲多数人利益而保护少数人的特权。双重标准,无论你用什么理论和言词掩饰,就是做贼心虚。无论你打着什么招牌,中国知识分子信奉的是只为目的不择手段,有奶便是娘。他们念念不忘,为封建等级制度歌功颂德,是相信在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文化环境,维护封建等级制度就是维护他们自己的切身利益,而民众民生他们可以不在乎。